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

金陵多笑語,舊聞現新貌

——讀《山圍故國》

【http://www.xmmlwn.live】 【2019-10-11】 【四川政協報】

十朝都會,繁盛金陵。古城自來有愛它的人。我記得朱自清曾慨嘆:“南京是值得留連的地方,雖然我只是來來去去,而且又都在夏天。也想夸說夸說,可惜知道的太少……”若先生尚在,讀到《山圍故國》,或能彌此缺憾。

作者程章燦,知名文史學者,以魏晉南北朝史為主要研究專項,而在專業之外,素喜寫些案頭清談小閑文。十余年前,程章燦就寫過《舊時燕:一座城市的傳奇》,這部新作《山圍故國》仍是閱讀南京的筆記。這只從福建閩侯飛來的“燕子”,大學時期駐足南京,這些年來,把家安在了南京,漸漸成了地地道道的南京人。

庾信《哀江南賦》有云:“昔之虎踞龍盤,加以黃旗紫氣。”可見南京之雄邁氣象。短短十二字里,包含兩則典故。赤壁之戰后,諸葛亮在夏口對劉備說:“鐘山龍盤,石頭虎踞,此乃帝王之宅也。”劉禹錫亦有詩云:“王浚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自古以來,帝王之氣繞中原,金陵是少有的可堪比肩的南地。南京大氣不失柔情,兩面性、多元化是這座城市的特質,有很多可書寫之處,也一直被人寫了又寫。

被人寫了又寫,最怕寫爛了,翻來覆去如嚼蔗渣。學者的隨筆,說是隨筆,很多依然正裝肅然,必得端坐凝神如上學堂。《山圍故國》不是這樣的,程章燦的文史素養融入筆端,知識扎實,談吐親和,從取材到行文,都讓人感覺到淵博而不賣弄、豐富而且幽默的氣度。

《山圍故國》少有歷史大事;尋常人都熟悉的,教科書上見過了的,幾乎都不亮相,亮相也不詳述。那,都寫些什么呢?竟有多達三篇是寫明武宗朱厚照的,分說這位奇葩皇帝的奇葩行為,一篇名為《朱厚照導演作品》,另一篇名為《文青朱厚照及其CP》,這位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皇帝,得其所哉,還有“小伙伴”助興嬉鬧,看得我拍案大笑。程章燦大約對這類有點真性情的“出軌”人物是很有好感的,另有一篇講述《樹上的詩人》,十六世紀有位叫羅圭峰的南京詩人,每作詩必苦吟,每苦吟必爬樹,誓要望斷天涯路,嗚呼。

閑閑翻此書。掌故《“九如”是什么》,讀罷,學了一點傳統的祝壽詞;《南京的酒和酒令》,偷學幾句,指不定可以冒充當地人,至少可以炒熱氣氛。傳說《棲霞山山神》《細柳巷的故事》,飯頭、園頭及古林寺……太多啦,南京地名恐怕皆有故事。人物《李叔同的“前塵影事”》《金陵奇人劉虛白》《沈周、祝枝山和唐伯虎的秋香》《袁才子亂判葫蘆案》……談笑如風,考據不見生冷,反而引人入勝,笑語娓娓。至于《這樣的爹不坑白不坑》從蕭正德投靠北魏引入,講其父即梁武帝六弟蕭宏的諸般“德行”;《美女莫愁的隔壁老王》從莫愁女切入,引述詩詞中“東家王”的緣由,標題抓眼,正文穩妥,不油膩不浮滑,把握得正正好。

《山圍故國》是讀城記,也是讀人記,自若沖淡,實在有些魏晉名士的品鑒風格。想起朱自清還曾說過,“逛南京像逛古董鋪子……這些也許只是老調子,不過經過自家一番體貼,便不同了”。程章燦這番“體貼”,不止老調重彈,更有頗多新意心意,我想朱先生會喜歡的。

昱 華

0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