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

他把書寫傳奇的所有精力投向了學問

——讀《季羨林先生》

【http://www.xmmlwn.live】 【2019-10-11】 【四川政協報】

季羨林的學術成就毋庸置疑。本書作者張光璘是北京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教授,季羨林的高徒,與季羨林共事20余年。本書中,張光璘以樸實的文字,深情講述了季羨林求學、做學、講學的一生。季羨林一輩子與“學”字結緣,直到90歲高齡,他依舊堅持每天黎明前起床,鉆研學問。

從學習生活過的地理位置來看,季羨林一生經歷過的地方很多:從魯西的清平縣(現臨清市)到濟南,再到北京,后在濟南與北京間輾轉,再就是前往德國哥廷根大學求學11年,然后回國在北大任教。季羨林幾乎一輩子都在與書本打交道,每轉換一個地點,都能看到他學識的成長進步。

除了從熱衷宋明理學的叔父那里得到一些蜻蜓點水的家庭文化滋養外,季羨林的學識幾乎全部來自于外部的灌輸。從他的求學經歷來看,一路上“貴人”多多。在濟南上高中時遇到了清末狀元、清末翰林以及一位桐城派古文作家,后來又喜逢胡也頻、董秋芳等知名作家;在清華大學遇到了陳寅恪、朱光潛、朱自清、俞平伯、冰心等;在哥廷根大學遇到了后來引他走上梵文研究道路的瓦爾德施米特教授,以及引他走上吐火羅文研究道路的西克教授;任教北大后,他又與胡適、老舍、臧克家等人建立了密切聯系……

季羨林大半輩子輾轉于國內外,只有一張“通行證”,那就是學習再學習,努力是他的人生底色也是他的特長。在漫長的求學生涯中,與季羨林長期相伴的“好友”只有兩個,一是饑餓,二是貧窮,在哥廷根大學時他一度“失掉了飽的感受”。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經歷,他養成了極為樸素的生活習慣,“一身卡其布的中山裝,國內外不變”。樸素是那個年代學者的共同的外表,他們的財富全部裝在腦海里。

或許是把所有的精力投向了書本,在哥廷根大學求學期間,季羨林要比別人多上好幾門功課,每天起早貪黑,如饑似渴,不是不疲倦,而是不敢“偷懶”。在許多時候,他的生活非常單一,絕大部分時間放在讀書上面,根本無暇游覽歐洲美麗的山山水水。在哥廷根求學時,課堂上開始有兩個人,后來只剩他一個,他還是堅持學,最終學有所成。

父母之約,媒妁之言,季羨林按照叔父意愿完成了人生大事,卻一輩子走不出夫妻感情缺失的陰影。他原本有機會為自己“平淡”的人生抹上一點傳奇的亮色,比如與德國姑娘伊姆加德擦出愛情火花。但對于一個深受中國傳統教育的人來說,這樣的追求意味著對“忠孝”二字的背叛。另一個更深層次的因素或是,季羨林對學識的投入遠超對感情的投入,這或是他在個人感情方面留下缺憾的原因之一。

季羨林曾自嘲,一輩子只從事了一種職業,那就是教書。季羨林對于名利毫不在乎。他曾在《病榻雜記》中袒露心跡,決意摘去“國學大師”“泰斗”“國寶”這三頂令許多人羨慕萬分的桂冠,并坦然“昭告天下”:“三頂桂冠一摘,還了我一個自由自在身。” 別人視為“功德圓滿”的種種“花翎頂戴”,卻被季老先生視為精神上的累贅。

季羨林“一生克己,一生勤勉,一生謙遜,至情至性”。從他一輩子走過的地方來看,他有許多書寫個人傳奇經歷的“天賜良機”。但對一個致力于學問的辛勤耕耘者而言,人生傳奇與做學問所需的靜心、沉淀缺少交集,畢竟知識需要日積月累才能滴水穿石,而傳奇的書寫需要更多的社會活動實踐。

沒有傳奇便是傳奇。對于一個以學識為畢生追求的學者來說,有什么外在的傳奇比得上思想上的富有呢?

幾 又

0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